2015/7/13 下午12:06:19 星期一
当前位置: 主页 > 平步青云 >

朱啸虎、倪泽望等大佬365体育:亲授:最全的芯片投资秘籍
时间:2019-06-01 11:25

摘要:文|投中网作者|薛小丽“现在社会都说投资人是混蛋,都不投芯片企业,使得中国芯片被人卡住脖子,这些议论非常多”。谈到中兴事件和中国的芯片投资,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语气中透着无奈。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对此也深有体会,并透露自己曾经栽过坑,“我们不是不投芯片,之前我们投了好几个都血本无归”。火山石资本管理合伙人章苏阳则感慨“芯片投资的利润相当于卖肥皂”。2018年4月,美国“重罚中兴”的这记重拳,让我们突然意识到,原来我们在芯片等核心技术上是如此被动。“我国高级芯片90%以

  文|投中网

  作者| 薛小丽

  “现在社会都说投资人是混蛋,都不投芯片企业,使得中国芯片被人卡住脖子,这些议论非常多”。谈到中兴事件和中国的芯片投资,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语气中透着无奈。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对此也深有体会,并透露自己曾经栽过坑,“我们不是不投芯片,之前我们投了好几个都血本无归”。火山石资本管理合伙人章苏阳则感慨“芯片投资的利润相当于卖肥皂”。

  2018年4月,美国“重罚中兴”的这记重拳,让我们突然意识到,原来我们在芯片等核心技术上是如此被动。“我国高级芯片90%以上依赖进口。高档芯片是第一大进口产品,其次是原油。后者每年要花掉约2000亿美元。”中央第九巡视组副组长季晓南此前曾透露。

  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空白,为什么商业资本始终不看好芯片?芯片投资的难处在哪里?中兴事件这一警钟可以给我们什么启示?下个阶段我们还有哪些机会?回顾中国二十多年的投资历史,为什么我们诞生了无数家估值超百亿美元的模式创新公司,却少见技术创新型的巨量企业?

  针对这些问题,这里有近20位投资大佬和创业者的分享和反思。

  为什么商业资本不看好芯片?

  肖冰:大量科技创新企业嗷嗷待哺

  达晨财智总裁

  中国是后发、追赶型社会。无论是企业或个人,往往都比较短视,恨不得只争朝夕。大家都愿意做立竿见影的事,而不愿做长期积累见效的事。

  过去几年,大量的钱投在商业模式创新,但大量科技创新企业嗷嗷待哺,需要钱的时候,机构忽视了对他们的投资。大家希望迅速见效,几个月催肥一个企业,一、两年就上市,但忽视了中国的现状,还有大量科技落后的部分需要弥补。这是需要反思的地方。

  卫哲:“钱多、速来、人傻”

  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

  以前有个笑话,A骗子对B骗子说,赶快到我们这儿来,“人傻、钱多、速来”。我觉得中国风投界正好是这几句话倒过来“钱多、速来、人傻”。钱多到什么程度?2017年,中国VC/PE行业光人民币新募集资金就高达1万亿,美元资金是600-700亿美元。

  但这个钱是有年限的,短则7-8年,长则10-12年。所以对速度有要求,钱多了就要速来,投资人想速来,创业者也想速来,这肯定会影响投资。

  周志雄:中国投资人缺乏耐心

  凯旋创投执行合伙人

  十年前,中国VC模式抄美国。今天所有涉及到Consumer,涉及到用钱解决问题的,中国都走在前面。美国的发展比中国长几十年,它的整体模式,包括上下游系统已经形成,可以承受相对比较长的发展,投资人的耐心更大。美国的资本市场支持创新技术,有的公司可能连收入都没有就可以上市,但中国是不支持的,这是明显差异。从回报角度来讲,中国完全是靠Consumer起来的,得到了超额回报,投资人自然会往那方面倾斜。

  芯片投资难在哪里?

  朱啸虎:投入和回报不成比例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

  我们不是不投芯片,之前投了好几个都血本无归,也算是为中国科技创新贡献了一份力量。中国的芯片技术有几个难点:一是公司大部分是单一产品,从长远看,回报会有问题。因为生命周期短,很快就会下降到平均水平。另外,公司前期投入很大,研发人员、流片(像流水线一样通过一系列工艺步骤制造芯片)等需要高成本。但公司往往估值不高,不像腾讯、阿里可以估值四五千亿美元,芯片最成功的可能就是10亿到20亿美元。对VC来说,这种投入和回报不成比例。

  周志雄:养人贵、回报低

  凯旋创投执行合伙人

  投资芯片行业,养专业团队要花很多钱,但回报却是所有类别中倒数几位。现在中国市场的机会很大,但挑战更大。

  章苏阳:资本是逐利的

  火山石资本管理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