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7/13 下午12:06:19 星期一
当前位置: 主页 > 平步青云 >

巴菲特:一生的投资行为,只需这一个理念就够了
时间:2019-05-31 14:02

摘要:内容来源:伯克希尔2018年股东大会稍早在巴菲特的故乡、内布拉斯加州奥哈马刚刚结束,本文为巴菲特、伯克希尔副主席芒格回答股东提问的实录。来源:笔记侠  柯洲   清野2018年巴菲特股东大会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第53届股东大会,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5月5日10时15分,在巴菲特的家乡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

“亡羊补牢,犹为未晚”,我们现在也开始买科技股了。

 

BECKY  QUICK:你非常相信美国的政治系统和金融系统,以及对美国人都非常相信,你说不管谁是总统,美国的经济和美国的消费者仍然会在长期内增长的。

 

你觉得现在跟15年前相比,美国人是不是变得越来越分裂了?还是说社交媒体让这种分裂越来越严重?你对现在的现状能不能够有一些建议,来解决现在这种分裂的问题?

 

巴菲特:我的一生当中,人们都会认为这个国家一直都有分裂存在。我很多尊敬的人,他们都嫌弃另外一个党派做了他们不喜欢的事情。另外一个党派如果掌权的话,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我听到的这种信息太多了。但有意思的一点是什么呢?

 

我再举1942年报纸的例子,从那之后有14任美国总统上任,从我刚刚11岁开始在股票市场试水开始,我已经经历了美国总共44任总统中的14位,特朗普现在是第45任了,之前一共是44任。

 

而这44任中的14个都是经历了让我的1万块变到5100万的过程。这里边有一部分是得益于民主党总统,一部分得益于共和党总统。

 

总体来说,我们看到这个情况都是可行的,如果你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告诉我说,我们会有导弹危机,会有核武危机,会有21世纪早期的经济危机,还有60年代末的战争,那你为什么还要去买股票呢?

 

但是总的来说,美国的经济仍然是一路向上,一直都在往前走。我们从一个内战当中生存下来,这就证明了我们国家是多么的伟大。而这个国家的历史其实只是我生命的三倍这么长,非常短的一段历史。回到264年前,当杰弗逊总统只有12岁的时候,当时什么都没有。

 

你今天到奥马哈,飞过了整个国家,现在大概有7500万的人都拥有自己的房子,有上亿的车辆,还有我们的医疗系统,任何东西都已经完完全全包含在里面了。

 

所以,这是一个多么进步的状况,都是利好的。从我第一次买股票到现在,这个国家就一直在繁荣,我想永远都会如此。当然每个世代的人都会有些不同意的事情发生,他们会觉得怎么事情会这样子呢?

 

我以前的岳父在还没有成为我岳父的时候,1952年他要跟我先谈谈话,在我被允许娶他女儿之前。我不太情愿,但我还是去了,跟他坐在一起。他说沃伦,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绝对会失败的,因为我知道以后民主党当政,你到时就会失败。

 

他那个时候的言论就是这样子的。他讲我以后会穷得没有饭吃等等。我于是就买股票,每一次一点点赚一些钱。并不是说我要显示我过得还不错,而是我就这么做了。我看到很多美国人以及美国公众的意见,以及在媒体发生的一些言论,但是我们都可以顺利地度过这些境界。

 

这个国家在GDP上已经增长了6倍,,从我出生到现在。我这个人还一直活着,已经增长了六倍、翻了六倍。所以,每个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而且是方方面面,比洛克菲勒先生那个时候都要过得好。我们现在生活真的非常富足,这是一个让人觉得非常理想的状况,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我真的高兴,我希望我是婴儿潮的人,但是我的年龄已经那么大了,我想查理可以。

 

ANDREW  ROSS  SORKIN:我知道沃伦已经把IBM买了又卖掉,你现在又说可惜以前没有买贝索斯的股票。你现在讲讲苹果公司对于现在再回购的问题,它现在已经花了大概上千亿,然后又把它买回来,一千亿是非常大的数字,您对您的这个举动做一下评估。

 

巴菲特:我已经习惯了。苹果公司本身有一些非常好的消费者产品,我想你们懂的比我还更多。不管要不要买它的股份或者是买不买,它们绝对是值的。但它现在卖的钱是不是比它真正的价格还低?

 

能够购买它的股本,我觉得都是非常吸引人的一件事。我今天非常高兴,它现在有回购的状况。现在我们拥有大概2250亿的股份,也是非常大的金额。所以,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换算一下,我们是拥有它公司的5%。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也许我们会越来越增加,6%、7%,因为我们一直在购买它的股本,因为它的产品非常棒,我非常喜欢这个想法,能够由5%一直涨到6%、7%,这是我一直期待的一个状况,但是你必须有非常特殊的一些产品,才能够吸引到我们现在的这些购买状况。所以,它的产品在整个生态里面,已经是渗入了方方面面。

 

150亿或者是好几百亿的投资,对于它的公司可能不足为道,但是我左顾右盼,我没有看到任何其它股票对我来讲是合理的。我当时看到的一个状况,它们的业务,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它们也许在购买的时候,或者说在做回购的时候,或者再度购买的时候,价格不是我喜欢的,并不是那么低。

 

芒格:它们如果能够以一个很好的价格回购自己的股票,那是再好不过了,但是这个世界没那么简单,有些人可能真正足够的聪明,它们知道这么做对它们是有利的,当然也不是说我们好象批准所有的回购。我的意思是,有些人希望能够让它们的股价一直持续在这边,但这种形式是不太道德的,我们不能鼓励这样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