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7/13 下午12:06:19 星期一
当前位置: 主页 > 周而复始 >

“十问”总结一场阅后即焚的交流会:工业互联网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谁来做? | 数博会
时间:2019-05-31 14:12

“十问”总结一场阅后即焚的交流会:工业互联网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谁来做? | 数博会

时间:05-28 11:27 阅读:4562次 转载来源:钛媒体

5月26日晚间,“钛媒体前沿独角兽俱乐部·工业互联网之夜”交流会—— 一场阅后即焚的交流会在贵阳数博会期间召开。

“前沿独角兽俱乐部”是由钛媒体发起并组织的代表前沿趋势、领先能力的先锋社群,俱乐部仅针对各垂直领域头部优秀创业公司(B或B轮以上)的创始人或CEO定向邀约。我们会不定期举办俱乐部活动,包括阅后即焚的交流会、干货超多的游学走访等等活动。

在本次交流会上,我们邀请到20余位来自区块链、企业级服务商、实体企业的创始人、技术人员及运营人员,关起门来谈论一些关于工业互联网的真实疑惑。

什么是工业互联网?什么是产业互联网?这其中各种角色的分工又是什么,他们应该又怎样的分成方式?什么场景都能“互联网化”吗?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究竟要跨越多大的鸿沟?

一问,工业为什么要用互联网的方式来改变?

互联网的本质是在于让信息可以以更加精细的方式得以组织和流动。当我们把信息效率传输变高提升到把价值算力提高的时候,把信息从虚拟的范畴向实体的范畴去迁移的时候遇到很多难题,这个难题包括我们怎么样保证价值在网络上的传递。如果把所有工业领域的资产做一个标记和存证的方式,可以从根源上使工业互联网泛的信息的概念,它的传输和效率可以得到一定效率的提高。这是我们认为可以通过工业的方式提升互联网的精细化。

二问,实业场景和技术提供者,彼此听不懂

提起实业跟金融的关系,各个实业企业中的财务部跟对口银行的关系,他们彼此之间的黏和度不紧。我觉得很多的环节是脱节的。虽然几个基础技术的产生,人工互联网、物联网、区块链和即将到来的5G,让我们看到的产品的新的可能性,让银行业喊了很多年的供应链金融落地变成一种可能性。

但场景和持牌机构的业务部门和技术部门之间,彼此听不懂。我们的更多角色是作为一个连接器和翻译官的工作。

三问,工业互联网除了精细化管理、信息化,还能做什么?

工业互联网除了在精细化管理这方面、信息化这方面,是否也可以在我们高端制造业这样一个技术攻关的过程当中能够起到一些作用?能否用统计学帮助到技术?

比如3D打印技术有一些卡脖子的地方,因素很多,人工去分析可能分析不清楚。是否可以用统计学大数据的方法去帮助他们实现,解决这个卡脖子的问题,实现弯道超车。

四问,到底是“X+互联网”、还是“互联网+X”?

美国提工业互联网,德国提工业4.0,是基于两方不同:美国互联网更发达一些,德国是传统工业,所以他的工业和制造业特别的强势,所以这两个国家出发点最早推动的点是不一样的,但是实际上应该两者融合是政府希望的。

国内很多年前我们一直在讲“两化融合”,就是讲工业化和信息化的融合发展。从工业互联网的角度来说,我们希望“X+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X”,因为产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可以真正做好的还是从制造企业自己本身,懂制造企业生产的过程、流程和新的技术,从这些方面再去用互联网技术再优化和提升,这样会做得比较好、比较踏实。

五问,巨头那么多,该跟谁玩儿?怎么玩儿?

中国现在整个互联网带来的阵营非常清晰,几个巨头拉开架式,对所有的合作者、玩家来说,该怎么样跟巨头保持距离、共舞?该跟谁合作?站在谁的阵营里面?该如何跟他们保持距离,能够享受平台带来的好处又不被这些巨头平台吞噬?

一位来自云计算服务商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他认为,以AWS、Azure为例,美国有自己的本土特色,一家巨头做自己擅长的领域,彼此不打仗。但是中国不一样,中国阿里云、腾讯、金山等等(小米云、华为云),在一定程度上做价格挤压,单独拿出来看依然是很烧钱的方式,这种方式是走中心化云服务公司,其实很难有成本的优势。第二,中国巨头面临与客户抢客户的问题,云服务涉及到产品的时候,不光是成本较量的问题,还面临用户信誉的问题。当小型玩家没有办法用传统方式和巨头一较高下的时候,他们会在成本上下功夫,当然,商业上可能会面临很多挤压,空间很少。

六问,工业互联网不仅可以分配信息,还可以分配产能

在谈论工业互联网是,不同的产业链上不同的企业诉求是不一样的。